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小區內的那株海棠花,過春節的時候就開了,火紅的一樹花,很有些轟轟烈烈,讓我們早早地感受到了春的暖意。那些花開了好長一段時間後就淡出了我們的視線,樹上陸續長出綠意盎然的嫩葉。轉眼兩個多月過去了,當別的樹上長出嫩葉的時候,她的葉子已經變成了深綠。但是昨天,我從它面前經過時,居然看見樹上又開了兩朵花,還是那麼火紅熱烈,不由讓人為之一振。 這兩朵花的出現,除了讓我感到欣喜外,還引起了我的一些思考,腦中不由蹦出幾個字,再遲也要綻放。 這兩朵花已經錯過了開放的季節,她們本可以儲蓄能量到明年再開,但是她不,再遲她也要綻放。 由這朵花我不由想到一些人。那個讓我們感到榮耀的老鄉,唐代文學家陳子昂。他十八歲後才開始警醒而發憤讀書,24歲便舉進士,以上書論政得到武後重視,授麟台正字。後遷右拾遺。陳子昂主張改革六朝以來綺靡纖弱的詩風,恢復《詩經》的“風、雅”傳統,強調比興寄托,提倡漢魏風骨。陳子昂是唐詩革新的前驅者。其詩思想進步充實,語言剛健質樸,對唐代詩歌影響巨大,張九齡、李白、杜甫、元稹、白居易都從中受到啟迪,被稱為一代文宗。他存詩100餘首,其中最讓人朗郎上口的是那首《登幽州台歌》:“前不見古人,後不見來者,念天地之悠悠,獨愴然而涕下”。按理說人過了十八歲,早已過了讀書的黃金年齡,如果是一般的人,這一生就注定碌碌無為了,但是,陳子昂及時醒悟了,也許他也想到了再遲也要綻放,於是他成功了。 我還想起一個人,姜子牙。相傳姜子牙的先世為貴族,在舜時為官,後來家道中落,至姜子牙時已淪為貧民。為維持生計,姜子牙年輕時曾在商都朝歌(今河南淇縣)宰牛賣肉,又到孟津(今河南孟津縣東北)做過賣酒生意。他雖貧寒,但胸懷大志,勤苦學習,始終不倦地研究、探討治國興邦之道,以期有朝一日能夠大展宏圖,為國效力。直到暮年,終於遇到了施展才華之機。西周初年,被周文王封為“太師”(武官名),被尊為“師尚父”,輔佐文王,與謀“翦商”。後輔佐周武王滅商。因功封於齊,成為周代齊國的始祖。他是中國歷史上最享盛名的政治家、軍事家和謀略家。所謂暮年,就是五十歲以後的年齡了,一般人到了這個年齡就開始安享晚年了,但是姜子牙卻不,對渺渺的前途依然充滿希望,他覺得只要不放棄,總有綻放的那一天。機會總是青睞那些有準備的人,到最終他是大器晚成。 以上這兩個人,離我們生活的年代已很久遠,說起來有些陌生,接下來我也說些我們身邊的人。不久前我去參加過一個繪畫班的學習。班裡大概有十個人,有男有女,年齡幾乎都在四十歲以上,而且都有一份固定工作。這些人在年少時都有一個繪畫夢,但由於各方面的原因,四十歲以前未能圓夢。而今有條件了,便毅然參加了這個培訓班。每週六上午大家齊聚文化館,由縣內一老畫家執教。課堂上老師先講要領,然後現場作一副畫讓學生觀摩,接下來就由學生自己作畫。每堂課同學們都聽得很專注,繪畫時認真細緻,那一筆一畫現在看起來那麼稚嫩,但是如果長期堅持下去,誰又能說以後他們當中不會出繪畫名家呢。 花不會一朝一夕綻放,人不會一朝一夕成功。那兩朵海棠花從孕育到綻放,不知經歷了多少風雨的侵蝕,也不知經歷了多少的內心掙扎。也許當初她沒想好要開放,等到別的花開過之後她才幡然醒悟;也許她想過,自己已錯過花期,如果遲開放,別人會不會嘲笑自己的懶惰?笑自己不知春秋?但是最終她綻開了,人們絲毫沒有嘲笑她,反而被她的那份勇氣和堅持打動,從她身上領悟到一種精神--再遲也要綻放。 再遲也要綻放。什麼事都不怕遲,就怕沒有心,只要認定了,就不要放棄,總有一天會綻放出瑰麗的光彩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在一起時, 你的風趣, 你甜甜的笑, 令我著迷。 著裝運動服的你, 顯得你更加健壯, 炙熱的眼神對視著我,如秋水蕩漾,令人意亂神迷。 被你抱著, 聞著屬於你的味道。 我的頭,靠在你火熱的胸膛, 讓我傾聽你的心跳。 你是否聽見,那顆急促跳動的心, 似乎就要躍出胸膛。 感受著你的心跳, 你柔軟的髮絲, 在你額頭上顯得根根有勁, 似乎在表達著你對我遲到的愛。 緊緊的被你攬起纖腰, 被你吻著雙唇, 癢癢的感覺, 讓人心神驛動。 我軟軟的依偎在你的懷裡, 閉著眼, 任滿臉的紅霞,飛揚, 任時光慢慢流逝…… 靜靜地相擁, 兩個人,兩顆心, 在這夢幻般的時刻, 交融在一起……